<sub id="dz5wx"><listing id="dz5wx"><small id="dz5wx"></small></listing></sub>

    <form id="dz5wx"><legend id="dz5wx"></legend></form>
    1. <sub id="dz5wx"><table id="dz5wx"><small id="dz5wx"></small></table></sub>
    2. 處理中...
       您現在的位置>中國幼兒網>爸媽>入園>幼兒園公私同價存在著那些疑問(圣誕老人專題)

      幼兒園公私同價存在著那些疑問(圣誕老人專題)

      字號:   編輯:霞頭  更新時間:2010-12-22 02:50

      前言:目前就公私幼兒園的學費依然是許多的父母們所關注的問題,盡管國家教育局已頒布了三年后的相關政策,但是依然存在著疑問,以下就讓我們一起來具體的關注一下吧!

         補貼“不給力”怎么辦?

        “公辦幼兒園有政府的專項撥款資金扶持,但民辦幼兒園需要自籌經費、自負盈虧,可以說,我們惟一的收入就是學費,這也決定了民辦幼兒園必須以生養園。”南京市鼓樓區一位民辦園的園長無奈地說,她給記者算了筆帳,一個班級有40多個孩子,需要配備3名老師,每位老師的工資和保險加起來就得近 2000元,水電費每個月將近10000元,每個教室光柜式空調就有兩臺。硬件、玩具一年的投入就要十幾萬,還有租借場地的費用等等。“如果要讓民辦幼兒園和公辦幼兒園同價,這會讓民辦幼兒園的成本壓力非常大。當然了,目前國家的資助和扶持力度有多大還很難說,但如果力度不夠,那么民辦園特別是薄弱的民辦園未來堪憂。”這位園長表示。

      一些公辦園園長也紛紛表示,目前公辦園與民辦園收費差距比較大,若要實現公私同價,恐怕政府部門得加大投入。“建設普惠性幼兒園對老百姓來說是件好事,目前公辦園收費最高才700多,但是大部分民辦園收費在1000左右,甚至有的天價幼兒園一年收10萬,這都要看政府部門怎么去補貼了。”一位公辦園園長透露。

      民辦園濫開班怎么辦?

        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一些幼兒園,尤其是民辦幼兒園開設了形形色色的興趣班、培訓班,有的是和市場上的早教機構合作,向學生和家長收取費用。其實原因無外乎兩個,一個是增加辦園特色,一個是適當增加幼兒園的收入。據悉,教育部門要求,任何幼兒園均不得擅自立項、自定標準,嚴禁收取與幼兒入園掛鉤的贊助費、支教費;也不得在規定的幼兒在園時間內,以開辦興趣班、特色班、實驗班為由另行收費。但幼兒園開興趣班現象卻屢禁不止,收費也不斷地往上漲,讓很多家長十分苦惱。

        “現在公辦園和民辦園要‘同價’,萬一政府補貼不到位,民辦園又要生存,肯定又要開辦各種各樣的培訓班,最終家長還是要多掏錢。”一位家長擔心地說:“政府部分一再要求‘一費制’,能不能對幼兒園收費實行有效的監管呢?”

        公辦園隱性收費如何監管?

        “要想進好的公辦幼兒園,不是每個月交六七百元這么簡單。現在要進一所好點的公辦幼兒園,沒有關系和贊助費根本進不去啊。”很多家長為孩子進一所好的公辦園可謂花盡心思,他們紛紛指出,目前公辦幼兒園已經成為關系戶、條子生的專利,背后暗藏著各種權利尋租。“一直在說公私同價,公辦學校的贊助費包括在內嗎?如果不包括在內,民辦園不明顯吃虧了嗎?”一位家長說。

      雖然政府部門三令五申要求禁止嚴禁收取與幼兒入園掛鉤的贊助費、支教費,但很多家長一邊喊著不情愿,一邊爭著搶著給孩子交“贊助費”。“政府部門要求家長去舉報,這怎么可能呢?哪個家長不想孩子進好的幼兒園,哪怕是多交錢。而且去舉報別人哪有證據呢?政府部門從何查起呢?”一位學生家長憤怒地說。對此,不少家長認為,政府部門要加大力度關注監管公辦幼兒園的隱性收費,真正建設普惠性幼兒園。

      公辦收費向民辦靠攏怎么辦?

        對于家長而言,他們最關心的是以后孩子上幼兒園費用是漲了還是降了,上幼兒園是容易了還是更難了,不少家長對“繳費大致相當”產生了疑惑。“這就意味著不是公辦園漲價,就是民辦園降價,那么民辦園按成本核算下來的費用,和公辦園收費之間出現的差額,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雖然政府部門表示通過政府資助讓民辦園降低收費,萬一政府補貼不到位,民辦園費用降不下來,又要實現公私同價,那公辦園收費會不會向民辦園靠攏呢?”一位網名為“昨夜長風”的家長在網上發帖說。

        這篇帖子引起了一些家長的惶恐,他們紛紛跟帖表示現在好的公辦園收費700多,還要交一筆不菲的“贊助費”,這些費用已經很高了,再往民辦園靠攏,怎么承受的了啊?“剛開始看到同價的消息還高興了下,現在看來確實不簡單啊,不會最后反而漲價吧?”網友“青青草”跟帖說。 

        政府要加大財政投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校學者認為,相比義務教育和高等教育,學前教育的問題更為復雜,由誰來管理,由誰來出資,由何種方式來實施沒有明晰之前,各種提法最終會導致互相推諉。

        他認為,江蘇的學前教育相比上海等地,在各個方面有一些差距。比如上海在學前教育中投入明顯加快,已經在觀念上把學前教育納入公共教育服務體系,2009年,上海財政性教育經費投入中,學前教育的比例為7.93%,比2004年的5.49%提高了2.44個百分點。并且公辦幼兒園的數量在明顯增加。

        這位專家認為,幼兒教育應該以公辦為主,多元辦學,完全由國家包下來肯定不現實,但希望完全由社會辦幼兒教育,完全由市場來主導看來也是行不通的。  買服務或是合理做法

        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季明明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民辦教育在幼兒教育體系中已經占主導力量。根據他提供的數據,截至2007年底,全國共有注冊幼兒園12.9萬所,其中民辦幼兒園7.76萬所,占全國總數的60.12%。伴隨著民辦幼兒園的繁榮發展,“高收費”、“黑幼兒園”等問題也逐漸凸顯。他認為,一味地由政府提供公辦幼兒園學位既不現實,可能成本也比較高。“由政府出資購民辦教育服務的方法或許可以借鑒。”這樣國家不必花大價錢建設眾多的公辦幼兒園,而且效率會更高。不過,即使這樣,對于許多非戶籍人口來說也難以享受其好處。  

        西方發達國家學前教育屬福利

        國外的學前教育雖然不屬于義務教育的范疇,但是卻屬于福利的范圍。比如歐盟一些國家不論父母的就業狀況和收入如何,幼兒教育均是免費的。比如德國年滿3歲至6歲的兒童可入幼兒園就讀,但幼兒教育不屬國民義務教育,因此并非強迫性的。幼兒園大多由私人機構(如教會、工商業團體)設立。另外一些國家則是采用國家財政支持和根據父母收入交費并行的方式,或者給予有小孩的家庭一定的稅收優惠。

        同時,這些國家還會存在大量的慈善幼兒園和教會學校,雖然屬于私立幼兒園,但是收費相對低廉。法國,學前教育是初等教育的組成部分,學前教育雖然不是強迫的,但免費實施,所有27歲的兒童均可就近上幼兒學校。而在瑞典,學前教育不僅是免費的,每個兒童每個月還可以領取一定的福利金。

        不少西方發達國家如德國、美國,已經把學前教育視為民族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紛紛制定詳細的教育大綱、標準,政府也編列了學前教育的發展規劃。英國已啟動將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的工作,日本也開始著手推動學前教育免費化的進程。 

        “公私同價”與“一費制”

        近來,“幼兒園有望公私同價”、“幼兒園要逐步實現一費制”等等話題引起了市民的熱議,但有些家長致電本報記者時,卻表示對“公私同價”與“一費制”概念并不清楚,常常混淆。

        在全國學前教育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上,國務委員劉延東提出:“對城鄉幼兒園給予多種形式的扶持和資助,引導其提供普惠性服務,讓群眾可以在繳費大致相當的情況下自由選擇公辦園或民辦園。”這就意味著,在發展公辦幼兒園的同時,民辦幼兒園也將從政府等各方面得到更多的支持和幫助,公辦園與民辦園有望實現“同價”。

        在前不久的全省學前教育改革發展現場推進會上,省物價局表示,對公辦學前教育機構,按照優質優價的原則確定不同收費標準;對民辦學前教育機構,依據其辦園成本,按照非營利原則自主確定,并報當地價格、教育部門備案。逐步實行學前教育收費“一費制”。

        據悉,南京市早在2006年就提出取消贊助費、支教費、管理費、雜費和興趣班費等收費項目,改為按月或學期只收取保育教育費,實行“一費制”。

      中國幼兒網小編總結:許多政策的新頒布到現實的執行,中間往往會不會像預想的那么順利,所以也希望國家能夠高度的重視這一問題,對于各個民辦的幼兒園收費制度依然要加強防范,盡快的保證每一個嬰兒都能受到公平的教育!

      —相關話題—
      —相關評論—

      日常生活兒歌大全兒童故事兒童游戲
      入園親子早教疾病營養
      兒歌童謠 兒童小游戲 濕疹癥狀 兒童故事 兒童故事大全 兒歌大全

      中國幼兒網,孩子的七彩天堂!
      伊人久久大香蕉超碰3,伊人大香线蕉精品在线,大香蕉中文字幕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